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热点 >台湾绿能发展,国土规划与绿能资金是问题焦点

台湾绿能发展,国土规划与绿能资金是问题焦点

2020-06-24   分类: 新闻热点   参与: 862人  作者:
台湾绿能发展,国土规划与绿能资金是问题焦点

18 日于台北举行的台湾太阳光电产业高峰论台记者会上,与会的产业领袖均大为讚扬新政府的 2025 年 20GW 安装目标。太阳能系统装设首重土地来源,其次则为资金来源,EnergyTrend 评析,20GW 的目标是否能落实,真正的关键点将是整体国土规划以及绿能资金的确保。

产业领袖:台湾太阳能基础佳,须强化下游端

18 日与会的产业领袖包括:新日光总经理洪传献、元晶太阳能董事长廖国荣、硕禾总经理黄文瑞、绿能科技总经理林士源。业界领袖均提到:台湾做为全球第二大太阳能电池产地,拥有绝佳技术优势,若下游需求能进一步开放,则整体产业链的价值将可再攀高峰。尤其在非核家园的愿景下,零碳排的太阳能将是取代核能的最佳选项之一。

在製造端,台厂仍具有研发能量,继续发展高效、性价比更优良的产品;而在下游的需求端如何打开,首先须确保发电系统的安装土地;而最适合安装电厂的土地,主要分布在高日照、人口密度较低、较平坦且存在闲置土地与的中南部地区,以及部分农牧渔用地。另外,漂浮型水上发电站也是一个选项。

整合来说,台湾适合用来铺设太阳能系统的空间如下:

台湾绿能发展,国土规划与绿能资金是问题焦点 记者会与会贵宾。EnergyTrend 分析

1. 空间问题

台湾目前有十多万公顷的废耕地,现行农耕地每公顷的年产值也不到新台币 50 万元。太阳能业者强调,若能将废耕地与部分农耕用地转开放做太阳能,将能更有效推动内需。但农委会因政策因素,目前开放幅度不大,业者呼吁政府须拿出公权力与执行力,协助业者向土地持有者取得承租权。

根据 EnergyTrend 的研究,每公顷土地约可容纳 1MW 的太阳能系统,10 万公顷即 100GW。但由于农委会持续计划性地恢复废耕地,或许正是废耕地转换用途不易通过申请的原因之一。据了解,2013 至 2014 年间,农委会恢复的废耕地已达 10 万公顷,未来仍有恢复计画。

EnergyTrend 分析师林建翰表示,适当的做法是部分开放废耕地转做其他用途,另一部分则继续进行耕地恢复工程,以取得平衡。但废耕地到底要拨出多少空间转做其他用途,则与整体的国土规划有关,须审慎评估。

若要发展「农能合一」,则每公顷土地所能装设的太阳能发电系统将低于 1MW,且须同时考量农棚安全性、畜牧业的沼气毁损系统支架等问题。不过,林建翰认为农业大棚仍是相对可行的方向。

而在盐化土地施作太阳能系统时,则须纳入较高的整地成本。此外,在地层下陷区安装太阳能,则须评估 20 年的系统运转期间内,该土地是否仍会有继续下陷导致系统受损的风险。这将影响系统整体的 IRR,以及资金的取得。

水上型太阳能系统部分,黄得瑞在记者会上表示,若计入台湾所有鱼塭、蓄水池、水库等水域空间,台湾的水上型太阳能系统装机量最高可达 10GW。但林建翰对此表示,水上型系统在台湾面临两大问题,第一是水位高低落差大,系统无法以水域最大面积来铺设;第二则是渔民目前对于在鱼塭上铺设太阳能系统的接受度不高,还需推广。

2. 电网问题

电网问题是 20GW 目标的一大议题,且也已经在日本、德国、中国等地出现各种状况,包含馈线过长造成资金需求高、电网容量不足以致于无法接受併网等。

目前台湾主要由台湾电力公司执行馈线铺设业务,因此成本多由台电吸收。根据 EnergyTrend 直接向台电相关单位取得的了解,电网设置除馈线经费外,最主要的成本来自变电所。台电表示,与太阳能系统搭配的一次变电所建置成本是以千万台币为单位,500MW 太阳能系统搭配的变电所,每座建设资金可能超过 1 亿元,另还有铺设高压电缆的成本。同时,变电所设置位置与高压电缆通过区域,都可能引发居民反弹,也是在建置时需一併考量的要素。

上述相关设备的成本,以目前台湾电力运作的模式来看,可能都会透过台电间接转嫁到人民身上,而非由系统业者或持有者自行负担。对此,优先选择适合的地区来设置集中的大型电站系统将是降低电网设置单位成本的方式。林建翰举例,政府可设置太阳能示範园区,并由政府吸收建设成本;往后较分散、小型的系统,则由政府、业者、拥有者或台电等,透过恰当的比例共同负担。

3. 资金来源问题

趸购(Feed-in Tariffs)的资金是发展再生能源的另一大问题。从各国经验来看,高额的趸购价格虽能大幅鼓舞人民採用再生能源,但同时也会造成国家财务压力;而日本除了财务压力外,更因高额趸购价吸引过多系统申请安装,造成电网无法消纳,以至于系统持有者实际上无法取得补贴,反而影响发展。

稳定的趸购机制,背后须由稳定的财源支持。而各国的再生能源趸购财源通常来自国家预算以及各种相关税收所取得的绿能基金。根据蔡英文的政策,新政府将透过徵收能源税等方式来取得所需的绿能基金,用于支持趸购以及必需的产业发展需求。

资金之所以重要,是因为若太阳能发电站无法确保稳定的金流,就会直接冲击 IRR;而若 IRR 难以预测,将降低金融放款与投资者意愿,使得市场更难以发展,并陷入恶性循环。由于国际上已有其他国家在资金方面遇到了困境,台湾的新政府更须审慎拟定发展计画,以避免重蹈覆辙。

林建翰建议,政府可採用再生能源目标的方式来确保一部分资金,亦即评估各县市的天然资源(如日照量、可用土地面积等)与技术区位,提出各县市的容量规划,并由中央统筹款来分配适当经费,藉此扶植市场成长。当市场成长到一定规模,装机成本就会降低,则市场需求将可趋于平衡,不再直接受趸购价格所影响。

结论

EnergyTrend 认为,台湾的 2025 年 20GW 目标,表面上较大的问题是产业政策、土地政策、财务规划、电网发展,但内部深层的两大关键因素,其实是整体的国家国土规划,以及国家财务的绿能资金规划。政府在将再生能源视为基础建设的一环发展的同时,需考虑国土如何恰当划分,产生适当土地来提供设置太阳能系统;绿能资金的来源也须从国家财务角度来规划长远稳定的财源,以及可信、可靠、高效率的运用。

太阳光电产业高峰论坛将于 2 月 22 日在中央研究院展开,届时深度看点将是:业者经验、地方政府经验、新政府的土地划分以及绿能基金的规划安排。

相关文章

文章热点

最新信息

随机文章

申博太阳城_申博sunbet网址|提供最新消息|网站地图 申博138体育真人荷官 申博菲利宾桌面安装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