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P酷生活 >2010年台湾5都公职人员选举之分析

2010年台湾5都公职人员选举之分析

2020-08-08   分类: P酷生活   参与: 629人  作者:

摘要


2010年5都公职人员选举,係此次行政区划调整,部分县市由县改制或县市合併改制升格为直辖市后,第一次办理的选举;也是首度合併办理市长、议员与里长三项公职人员选举,并于2010年11月27日投票完成。本文将从制度面分析这次三合一选举。

市长、议员与里长三项地方公职人员选举合併办理,层级不同,选制不同,市长与里长採用「领先者当选制」,议员採用「单记非移让式投票法」,竞选型态也随之而异。三合一选举,政党以市长胜选为关键。

本文之研究结论略为:

一、此次台湾地区部分县市由县改制或县市合併改制升格为直辖市,仅是直辖市层级行政区划的调整,而非国土整体规划。

二、改制后相关配套改革措施,如县市合併、议员名额减少、乡镇市长与乡镇市民代表不再办理选举等,所造成的反弹情绪,可能对执政的国民党之直辖市长选情产生不利影响。从选举结果观之,或可予印证。

三、第1届直辖市议员选举区之划分,以改制前之直辖市、县市区域议员选举区为选举区,具有过渡性质。未来5都议员选区划分变更,似应朝向「减少选区数,增加每一选区应选名额」作规划。

四、2010年三合一选举,政党以市长胜选为关键;主要竞选态势,市长选举为国民党与民进党两党对决;市议员选举已导向以国民党与民进党两党竞争为主,外加无党籍与小党竞逐;里长选举以无党籍候选人相互竞争为主,国民党与民进党候选人竞争为辅,并未导向政党竞争。

五、议员选举属多名额选区,採SNTV选制,政党应依实力原则,适量提名,平均配票,以求当选席次数极大化。此次5都议员选举,从整体观察,民进党的提名策略优于国民党;但从台北市观察,国民党的提名策略优于民进党。

六、此次三合一选举,市长、议员与里长的投票率皆超过70%,大幅提升。里长投票率与预期相符,提高至市长与议员水準。依此分析,应可推论2012年总统与立委合併选举,立委投票率将提高到总统选举的水準;2014年地方公职人员「七合一」选举,各项选举之投票率将提高到直辖市、县市长水準。

本文业于2011年11月13日台湾政治学会年会暨「辛亥百年与两岸政治发展」学术研讨会发表。

2010年台湾5都公职人员选举之分析


壹、前言


2010年台湾5都公职人员选举,係此次行政区划调整,部分县市由县改制或县市合併改制升格为直辖市后,第一次办理的选举,也是首度合併办理市长、议员与里长三项公职人员选举,并于2010年11月27日投票完成。本文将从制度面分析这次三合一选举。

5个直辖市除台北市外,新北市、台中市、台南市、高雄市係由县改制或县市合併改制升格;议员名额重新计算,其中台北市与新北市增加,其他因县市合併升格而减少。


多种地方公职人员选举合併办理,层级不同,选制不同,竞选型态不同。在选举制度上,直辖市长、里长为单一名额选区得最高票者当选,直辖市议员则为多名额选区得票在应选名额以内者以比较多数当选。在竞选型态上,单一名额选区,政党与候选人必须集中选票,以提高当选机会;而多名额选区,政党应适量提名平均配票,以求当选席次极大化,候选人则要拉高得票,以求当选机会极大化。两者截然不同。市长一职是权力争夺的核心,合併办理,政党以赢得直辖市长为关键。

本文係针对2010年5都市长、议员与里长三合一选举,作较有系统的分析。本文使用地方制度法修改与议员选区划分的文献资料,以及中央选举委员会网站选举资料库所提供的开票结果,作为分析的依据。


本文之分析架构,首先介绍这次行政区划调整,改制升格为直辖市的过程,并分析改制对选举的影响。其次叙述地方制度变革对议员选制的影响,包括:直辖市议会议员总额的设定、选举区划分、选举区应选名额分配等。第三探讨2010年5都三合一选举,不同选制对市长、议员与里长竞选型态造成的差异,特别针对议员选区探讨两党提名额度与当选席次的关係,验证最适提名额度公式。最后分析合併选举对投票率的影响。

贰、行政区划调整及对选举的影响


2008年马英九竞选总统的政见之一是,台中市、台中县于民国99年合併升格直辖市;台北市、台北县与基隆市,于民国103年合併[1]。行政区改制成为马总统重大施政方针之一。

一、行政区划调整


2008年12月26日马总统召集行政院长与相关部会,敲定我国将走向「三都十五县」,并确认台中县与台中市于2010年合併的时程。所谓「三都十五县」的三都是:台北都会区、台中都会区、高雄都会区。[2]


笔者认为,马总统所规划的台北都会区,幅员过于辽阔,人口佔全国29.7%,未来谁当选市长,谁就有可能是下任总统,有导致「叶尔钦效应」[3]之虞,显然违反「分而治之」之治理原则。

依据2009年4月15日修正公布「地方制度法」第7条之1规定,建构县单独或与其他直辖市、县合併改制直辖市之程序:县拟改制为直辖市,或县拟与其他直辖市、县合併改制为直辖市者,相关直辖市政府、县政府得拟订改制计画,经各该直辖市议会、县议会同意后,由内政部报请行政院核定之。

由于地方制度法第4条规定直辖市设置标準之一为,人口达125万人以上,符合的台北县、桃园县、彰化县在各该县议会通过后即送内政部。人口不符者则以「合併升格」方式达成,如台中县与台中市、云林县与嘉义县、台南县与台南市等;较为特别者为高雄县,虽然相邻的高雄市已为直辖市,仍以合併方式申请改制。

改制审查于2009年6月23日进行,在学界及官方组成的审查委员开会后,无异议通过台北县、台中市与台中县、以及高雄市与高雄县改制,其余均被驳回。


惟台南县市合併案,以历史文化优势获得部份委员发言表达支持。由于意见未有共识,由行政院再次审议。同月29日再召开的会议中,行政院认为台南市县「为南部地区的产、学、研科技重镇。未来合併改制后,将可作为云嘉南地区的核心都市」等理由,宣布通过台南县市合併案。[4]


最后的定案为,台北市维持,台北县改制为新北市,台中县与台中市合併改制为台中市,台南县与台南市合併改制为台南市,高雄市与高雄县合併改制为高雄市等五都。改制为直辖市之县市,其县议员、县长、乡民代表、乡长及村长之任期均调整至改制日止,不办理改选。

此次5都改制升格,与马英九总统原本规划之「三都十五县」的构想不同,亦与行政院主计处颁订的台湾地区都会区与非都会区之分类不同。[5]虽然行政院对此次地方制度法修改揭橥的目标是,「为配合国土整体规划,促进区域均衡发展,提升台湾竞争力」[6]。笔者认为,这仅是直辖市层级行政区划的调整,而非国土整体规划。政策急转弯的原因,部分可能与民国98年底县市长选举选情有关,国民党在台北县、台南县、台南市、高雄县似无适当的胜选候选人,改制后延任一年与台北市、高雄市长同时办理选举。


二、改制对选举的影响


改制后4个新直辖市第1届市长、议员与里长选举,与台北市市长、议员与里长改选合併办理,成为5都三合一选举,于2010年11月27日投票。


改制后相关配套改革措施,对市长、议员与里长选举的总体影响,可从以下数个面向作分析:

县市合併对市长选举的影响:


台北市与新北市依原行政区域,无此一问题;台中市、台南市与高雄市因係两个县市合併改制,人口数差距,将影响市长选情。以民国99年6月底人口数为準:


1.大台中市2,639,905人,其中台中县1,561,882人>台中市1,078,023人。

2.大台南市1,873,571人,其中台南县1,102,059人>台南市771,512人。

3.大高雄市2,770,682人,其中高雄市1,528,127人>高雄县1,242,555人。

县市合併造成合併县市之间的矛盾,或原任县市长相持不下。以大台中市而言,台中县、市原皆为国民党执政,县市合併造成内部矛盾,由于台中市是存续的市,台中县是被合併的县,但其人口多于台中市,使台中县的地方派系以及台中县民心理难以平衡,导致民进党候选人苏嘉全得以趁虚而入,在台中县得票领先国民党候选人胡志强。

以大高雄市而言,高雄县、市原为民进党执政,县市合併造成高雄市长与高雄县长,互不相让,两人皆参选,与国民党提名候选人,形成三足鼎立。

议员名额增减:


此次改制升格,因地方制度法修改,议员名额须调整。台北市议员增加8席,新北市增加1席;大台中市减少40席,大台南市减少34席,大高雄市减少32席。由于议员名额减少,现任议员为寻求当选直辖市议员,导致台中市、台南市与高雄市议员,竞争激烈,选情紧绷。

在议员选区方面,为避免造成太大冲击,立法院决议,改制后第1届直辖市议员选举区,维持原选区不变。


乡镇市长不再办理选举:


配合乡镇市改制为「区」,乡镇市长不再办理选举,因此而受到影响的乡镇市有:台北县29个、台中县21个、台南县31个、高雄县27个。


内政部为避免冲击基层政治,修改地方制度法,针对原任乡镇市长採过渡处理规範。第58条规定:直辖市之区由乡改制者,改制日前一日仍在职之乡长,除代理者外,由直辖市长以机要人员方式进用为区长,其任期自改制日起,为期四年。


乡镇市民代表不再办理选举:


直辖市之乡镇市改制为区,乡镇市民代表不再办理选举,因此而受到影响的乡镇市民代表有:台北县460人、台中县282人、台南县342人、高雄县308人。


内政部为避免冲击基层政治,修改地方制度法,针对原任乡镇市民代表採过渡处理规範。第58条之1规定:乡改制为区者,改制日前一日仍在职之乡民代表,除依法停止职权者外,由直辖市长聘任为区政谘询委员,其任期自改制日起,为期四年,期满不再聘任。区政谘询委员为无给职,但得比照村里长事务补助费补助之标準支研究费;开会时并得支出席费。

里长合併选举

台北市里行政区域从444个增为456个,里长亦从444人增为456人;其他4 个新直辖市将原有之村改为里,里之行政区域不变,里长维持原有名额。


综上所述,兹将此次改制对2010年5都选举的影响,彙整如表1。


表1:改制对 2010年5都选举的影响一览表

县市合併问题

议员人数减少

乡镇市民代表不再办理选举

乡镇市长不再办理选举

里长合併选举

台北市

×

×

×

×

新北市

×

×

大台中市

大台南市

大高雄市


表1显示,此次行政区划调整改制直辖市之变革,对台北市影响最小,新北市其次,对台中市、台南市与高雄市的影响较大。虽然地方制度法採取补救措施明定,将乡镇市长聘为「区长」,但区长无人事、预算权,权限大幅缩小;将乡镇市民代表聘为「区政谘询委员」,但为无给职。这些直辖市民,及其公职人员包括乡镇市长、乡镇市民代表及原任议员,对改制的不满或无法参选,在选前已有杂音,其反弹情绪必指向进行改革的国民党,从而可能对执政的国民党之直辖市长选情产生不利影响。


从选举结果观之,民进党候选人苏嘉全在台中县得443,148票>国民党候选人胡志强得430,747票。台南市民进党候选人赖清德得票率60.41%>国民党候选人郭添财39.59%。高雄市民进党候选人陈菊得票率52.80%>国民党候选人黄昭顺20.52%。新北市国民党候选人朱立伦领先民进党候选人蔡英文仅11万多票,较上次台北县长选举国民党领先民进党19万票,差距缩小。由此或可印证,改制后之反弹情绪,不利于国民党直辖市长选情。


参、地方制度变革对议员选制的影响


依地方制度法第87条之1第2项规定:改制后第一届直辖市议员、直辖市长及里长之选举,应依核定后改制计画所定之行政区域为选举区,于改制日十日前完成选举投票。第3项规定:前项直辖市议员选举,得在其行政区域内划分选举区;其由原住民选出者,以其行政区域内之原住民为选举区;直辖市议员选举区之划分,应于改制日六个月前公告,不受公职人员选举罢免法第三十七条第一项但书规定之限制。

此次改制直辖市后,对三合一选举的影响,主要是议员选举相关规範的确立,包括:各直辖市议会议员总额的设定、选举区划分、选举区应选名额分配等。兹分述如下:

一、名额设定


地方制度法原条文规定:直辖市议会议员总额,人口在一百五十万人以下者,不得超过四十四人;最多不得超过五十二人。直辖市有原住民人口在四千人以上者,于其总额内应有原住民选出之市议员。依此,台北市有议员52人,高雄市有议员44人。


因县市合併改制直辖市后,新直辖市之人口、行政区域均较以往增加,议员总额之上限,内政部认为「已不合时宜,应重新调整」,因此,提出地方制度法修正案。 依99年2月3日修正公布之地方制度法第33条第二项第一款规定:直辖市议员总额:

区域议员名额:直辖市人口扣除原住民人口在二百万人以下者,不得超过五十五人;超过二百万人者,不得超过六十二人。

原住民议员名额:有平地原住民人口在二千人以上者,应有平地原住民选出之议员名额;有山地原住民人口在二千人以上或改制前有山地乡者,应有山地原住民选出之议员名额。

至于各直辖市议会议员具体的名额计算,地方制度法规定于「地方立法机关组织準则」定之。但此一準则,内政部于民国99年4月6日始修正公布。


此次地方制度法修改,因涉及各直辖市议员选举区划分及各选举区名额分配,须先确定各直辖市应选名额。在「地方立法机关组织準则」尚未修正公布前,事实上是无法可依循。中央选举委员会与各直辖市选举委员会所依据的竟是,行政院函请立法院审议之地方制度法修正草案条文对照表第33条之「说明」。兹抄录如下:

「…有关直辖市区域议员席次,以四十一席为基準,非原住民人口在一百二十五万人至二百万人,每增加四万人增一人,超过二百万人每增加十万人增一人,将修正地方立法机关组织準则之规定。…

依修正条文规定,预估未来台北市区域议员六十一席,山地原住民议员与平地原住民议员各一席;新北市区域议员六十二席,山地原住民议员一席、平地原住民议员三席;台中市区域议员六十一席,山地原住民议员一席、平地原住民议员各一席;台南市区域议员五十五席,山地原住民议员与平地原住民议员各一席;高雄市区域议员六十二席,山地原住民议员三席、平地原住民议员一席。」

此一直辖市议员名额设定,笔者认为係以改制前台北县区域议员为準。兹比较改制前后直辖市、县市议员名额如表2。

表2:5都改制前后议员名额变动表

县市别

改制前原有议员名额

2010改制后议员名额

总额

增减数

总额

区域

平地

原住民

山地

原住民

总额

区域

平地

原住民

山地

原住民

台北市

52

51

1

0

62

60

1

1

+10

新北市

65

62

2

1

66

62

3

1

+1

台中市

46

45

1

63

61

1

1

-40

台中县

57

55

1

1

台南市

41

41

0

0

57

55

1

1

-34

台南县

50

50

0

0

高雄市

44

43

1

0

66

62

1

3

-32

高雄县

54

50

1

3


表2显示,议员名额增减:台北市、新北市增加,台中市、台南市与高雄市因县市合併改制,议员名额减少。

有关上述直辖市议员总额设定之过程与结果检讨:

名额设定:直辖市议会议员名额究以多少为宜,迄无定论,皆为设定,无法理上之依据。

名额计算:新修正的「地方立法机关组织準则」第5 条规定,「直辖市区域议员名额,不得少于四十一人;直辖市非原住民人口在一百二十五万人至二百万人者,每增加四万人增一人,最多不得超过五十五人;超过二百万人者,每增加十万人增一人,最多不得超过六十二人。」

以上规定有不周全之处,经查:1.地方制度法未规定直辖市区域议员名额,不得少于四十一人。2.直辖市非原住民人口在一百二十五万人至二百万人者,每增加四万人增一人,最多不得超过五十五人。如规定「每增加五万人增一人」,似较接近上限。

法源订定:各直辖市议会议员总额计算标準,似应在「地方制度法」中明订,而非在「地方立法机关组织準则」定之。

配套规定:内政部4月6日修正公布的「地方立法机关组织準则」,有关直辖市区域议员席次的规定,虽然与行政院函请立法院审议之地方制度法修正草案条文对照表之「说明」相同,笔者以为本诸「依法行政」原则,因应「地方制度法」之修正,内政部应即时配套修改「地方立法机关组织準则」,以便中央选举委员会可据以执行选举区划分。

二、选举区划分


台北市第11届区域议员选举区不变更,仅原住民因区分平地、山地各一人,其选举区需变更。其他4都因属第1届直辖市议员,故其选举区依法须划分。

划分依据:

1.依地方制度法第87条之1第2、3项规定,县市改制或与其他直辖市、县市合併改制为直辖市后第一届直辖市议员之选举,应依核定后改制计画所定之行政区域为选举区;得在其行政区域内划分选举区;直辖市议员选举区之划分,应于改制日6个月前公告,不受选罢法规定之限制。

2.公职人员选举罢免法第37 条第1、2项规定,直辖市议员选举区係由中央选举委员会斟酌行政区域、人口分布、地理环境、交通状况、历史渊源及应选出名额划分之。

3立法院通过地方制度法部分条文修正案时,附带决议:「依本法改制之直辖市,其第 1届直辖市区域议员选举区,应依改制前之直辖市、县市区域议员选举区为选举区,不得变更之。」

选举区划分或变更过程

直辖市议员选举区界线划分属中央选举委员会职权。其过程为:1.中央选举委员会函请各直辖市选举委员会研拟选举区划分草案,召开公听会徵询各界意见,提直辖市选举委员会议讨论后,函报中央选举委员会审议。2.由中央选举委员会召开公听会后,提中央选举委员会议讨论通过。

选举区划分或变更,攸关现任议员的权益。此次区域议员之选举区划分,因立法院有附带决议,「以改制前之直辖市、县市区域议员选举区为选举区」。各直辖市选举委员会与中央选举委员会,为避免争议,皆维持改制前之选举区。

至于原住民,多以改制后之全市平地原住民与山地原住民各划为一个选举区,惟一例外是高雄县山地原住民,原有那玛夏、桃源、茂林三个山地乡,合併后有3个山地原住民名额,为保障每一山地乡都有选出议员之机会,仍维持改制前高雄县划分为3个选举区,改制后必须调整者是将原高雄市11个区的山地原住民分割至3个选举区。

直辖市议员分区域、平地原住民与山地原住民等三类选出之,兹将各直辖市每类议员之选区数彙整如表3。表3显示,台中市、台南市第1届区域议员选举区数偏多,此乃「以改制前之直辖市、县市区域议员选举区为选举区」使然。

表3:5都议员选举各类议员选举区数一览表

直辖市别

区域

平地原住民

山地原住民

合计

台北市

6

1

1

8

新北市

10

1

1

12

台中市

14

1

1

16

台南市

16

1

1

18

高雄市

11

1

3

15


第1届直辖市议员选举区之划分,具有过渡性质。未来在执行直辖市议员选举区划分变更时,建议中央选举委员会应订颁「直辖市县市议会议员选举选举区划分準则」,以为依据。[7]


三、选举区应选名额分配


各直辖市议员总额及选举区划分确定后,应分配各选举区应选名额。各选举区应选名额如何计算?中央选举委员会并未订定準则。

过去台湾省选举委员会曾订颁「台湾省县市议会议员选举选举区划分準则」,规定县市区域议员各选举区应选名额之计算程序如下:

1.计算分配1名的基本人口数:以应选名额除该项选举全县市人口总数所得之商数。

2.选区应选名额指基本人口数除该选举区人口总数所得之商数。

3.商数有小数者,与其他选区之商数比较,依小数之大小依序补足全县市应选名额。

4.选举区人口数达足以选出议员1名以上之基本人口数,始得划分为一选区。离岛乡要达基本人口数80%以上。

此种名额分配计算方法,即美国国会众议员依各州人口比例分配之「汉弥尔顿法」。
[8]


经查,各直辖市选举委员会提报中央选举委员会之「○○市第1届直辖市议员选举区划分意见表」所载各选举区应选名额[9],均符合上述计算程序所得结果。

2010年5都议员选举,各选区应选名额从1人到13人不等,兹将每类应选名额出现的选区数彙整如表4。表4显示,台北市议员选举区数较少,各选举区应选名额偏多;而由县市合併改制的台中市、台南市与高雄市选举区数偏多,各选举区应选名额较少。未来选举区划分变更,应可考虑将区域应选1~3人的选区与相邻选区合併。

表4:2010年直辖市议员选举区应选名额出现次数表

直辖市别

选举区应选名额

合计

1人

2人

3人

4人

5人

6人

7人

8人

9人

10人

12人

13人

69

台北市

2

2

1

1

1

1

8

新北市

2

2

2

1

1

2

2

12

台中市

2

1

3

3

4

3

16

台南市

3

6

1

4

2

1

1

18

高雄市

4

1

4

1

1

4

15


四、妇女保障与当选名额


地方制度法规定,各选举区选出之直辖市议员名额达四人者,应有妇女当选名额一人;超过四人者,每增加四人增一人。直辖市选出之山地原住民、平地原住民议员名额在四人以上者,应有妇女当选名额。

第1届直辖市区域议员选举区,依改制前之直辖市、县市区域议员选举区为选举区,议员名额未达四人,无妇女保障当选名额者,新北市2个、台中市4个、台南市8个、高雄市1个。至于各直辖市之山地原住民、平地原住民议员名额皆未达四人,故无妇女保障当选名额。

5都区域市议员总共应选300人,法定妇女保障59人;选举结果,区域妇女当选103人,仅台中市第5选区与高雄市第11选区係以妇女保障当选。山地原住民、平地原住民议员各应选7人,虽无妇女保障名额,但妇女各当选1人。因此,5都市议员选举结果,女性议员占三分之一,男女性别代表已渐趋平等。

肆、选举制度对竞选型态的影响


选举制度是选举竞技场的游戏规则。不同的选制将产生不同的竞选型态。我国地方公职多种选举合併办理,层级不同,选制不同,竞选型态随之而异。

2010年5都,市长、议员与里长等三种选举,採用单一名额选区与多名额选区比较多数当选制两种选举制度。兹就选制不同,分析在竞选型态上的差异。


一、单一名额选区比较多数当选制:直辖市长与里长选举


市长与里长选举採单一名额选区比较多数当选制,候选人的竞选型态是,「领先者当选」,属「零和赛局」,「赢者全拿」。在这种竞选型态下,大多数选区将趋向于两位主要候选人竞争,一对一,两强对决,亦即得过半数票当选;少数选区可能三足鼎立,在这种选区候选人只要领先第二名即可当选。

单一名额选区一人当选,选民为避免「浪费选票」,若其最偏好的候选人无当选机会,将改投第二偏好候选人,即所谓「弃保效应」。此种选民心理,也导致单一名额选区两位主要候选人竞争的局面,第三名候选人可能被放弃。

市长选举

三合一选举,政党以市长胜选为关键。市长候选人应发挥「衣裾效应」,拉抬同党议员与里长的选情。[10]


2010年5都市长选举的竞选型态,提升为政党竞争,间接消弭了地方派系之争,候选人皆非地方派系人物。国民党在台中县、高雄县各有两个派系,如未合併升格,提名人选势将受派系左右。至于民进党并无地方派系问题,原高雄县黑派已纳入民进党体系而政党化。

2010年5都市长选举的竞选型态,可分:

1.两强相争:

两位候选人:新北市、台中市与台南市长选举,为两强相争,国民党与民进党两党对决的局面。

两位以上候选人:台北市有5位候选人,除国民党与民进党候选人外,还有三位无党籍候选人,但得票仅0.54%,此为第二名之后的候选人被边缘化的实例。台北市长仍属两强相争,国民党与民进党两党对决的局面。

2.三足鼎立:

高雄市长选举,因有两位民进党原任县市长与国民党提名候选人相争,皆有实力,未发生「弃保效应」,形成三足鼎立之势。民进党虽分裂,并未影响当选。此乃因民进党对执政的县市合併,包括高雄县、市与台南县、市,因现任县、市长皆有意争取提名,故针对大高雄市与大台南市市长之提名,採取全民调决定方式,赋予被提名者正当性。

选举结果如表5,5都市长皆以得过半数票当选,其中国民党赢3席,民进党赢2席。两党虽维持原有地方执政版图,但政党得票数已有明显变化。总得票率民进党49.87%>国民党44.54%。此一结果显示,台湾政治版图虽仍维持北蓝南绿态势,惟台中县已被民进党突破,苏嘉全在台中县得443,148票领先胡志强430,747票。因此,2012年总统大选,民进党提出「决战中台湾」策略。


表5:2010年5都市长选举候选人得票一览表

国民党

民进党

无党籍

候选人

得票数

候选人

得票数

候选人

得票数

候选人

得票数

候选人

得票数

台北市

郝龙斌

797,865

苏贞昌

628,129

吴武明

3,672

萧淑华

2,238

吴炎成

1,832

新北市

朱立伦

1,115,536

)

蔡英文

1,004,692

台中市

胡志强

730,284

苏嘉全

698,358

台南市

郭添财

406,196

赖清德

619,897

高雄市

黄昭顺

319,171

陈菊

821,089

杨秋兴

414,950

合计

3,369,052

3,772,165

422,692


里长选举

里长选举,两大党在每一个里皆可提名1人参选。2010年应选3,757个里,国民党推荐1, 842人,为应选名额49.03%;民进党仅推荐462人,为应选名额12.3%;无党籍候选人数4930人,为应选名额1.31倍,当选2341人,占应选名额62.31%,详如表6。

从整体观察,里长选举成为以无党籍候选人相互竞争为主,国民党与民进党候选人竞争为辅的局面,并未导向政党竞争。


若从台北市观察,里长选举以国民党与无党籍候选人竞争为主,国民党与民进党候选人竞争为辅的局面。台北市共有456个里,其中国民党当选247席,民进党当选41席,无党籍当选168席。竞争状况并不激烈,其中120里仅一人登记,同额竞选,90里由国民党候选人当选,27里由无党籍候选人当选,3里由民进党候选人当选。


表6:2010年直辖市里长选举政党推荐候选人数与当选席次统计表

应选

名额

国民党

民进党

中华统一促进党

无党籍及其它政党※

候选人 数

当选席 次

候选人 数

当选席 次

候选人 数

当选席 次

候选人 数

当选席 次

台北市

456

378

247

74

41

0

0

501

168

新北市

1032

512

355

74

25

2

1

1295

651

台中市

624

345

227

54

18

0

0

853

379

台南市

752

212

124

76

40

0

0

1129

588

高雄市

893

395

242

184

96

0

0

1151

555

合计

3757

1842

1195

462

220

2

1

4930

2341

※ 其它政党之候选人数为亲民党1人、台湾团结联盟1人、绿党1人,当选席次皆为0.


资料来源:中央选举委员会 投票日期:99 年11月27日


首度办理的5都三合一选举,政党可借助市长候选人的声势拉抬里长候选人,或藉机扩展政党的基层政治版图,是以,政党对里长的竞选策略理应有所不同。但从表6观之,国民党在台北市较积极,其他直辖市里长提名皆未过半;反观民进党在3757个里,仅提名462人参选,占12.3%,当选220人占5.86%。此一现象显示,两党多未针对里长合併选举提出因应作法。民进党在里长候选人提名额度偏低或不提名,虽未影响到该党市长与议员候选人得票,但在民进党原基层势力较为薄弱的情况下,错失扩展基层实力的机会,似较可惜。


二、多名额选区比较多数当选制:直辖市议员选举


直辖市议员选举,除少数原住民选区只选一名外,绝大多数选区应选多名,以得票在应选名额以内者当选,这种选制称为「单记非移让式投票法」。以候选人得票数高低依序当选,而非以政党得票比例分配席次。


SNTV选制的特性,可从候选人的当选门槛,以及政党的提名与配票策略,分析如下,并以2010年直辖市议员各选区选举结果作验证。


候选人当选门槛


兹以100位选民,应选3人,候选人4人之选区为例,说明SNTV选制的特性:

1.排除门槛与胜利门槛


排除门槛:在最不利的情况下,候选人无法当选之最高得票数。就上例而言,出现在得票组合为{25, 25, 25, 25}之情况,须以抽籤决定谁当选。亦即排除门槛出现在该选区有M+1个候选人得票相同,而其他候选人得票为零的情况,排除门槛为V/,。


胜利门槛:无论该选区的竞争情况,候选人一定当选之最低得票。就上例而言,出现在得票组合为{26, 25, 25, 24}之情况,也就是朱普商数。


Droop quota=[V/]+1=[100/]+1=26


胜利门槛就是排除门槛+1张票,大规模的选举,实际选举结果,因候选人数>M+1,且得票不平均,凡得票达排除门槛之候选人皆名列前茅,高票当选。

以2010年台北市议员第1选举区为例,应选12人,排除门槛为1/=7.69%,第4名当选人得票率为7.81%。亦即有4人跨越排除门槛,皆高票当选。

2.代表门槛与经验门槛


代表门槛:候选人当选之最有利情况。就上例而言,出现在得票组合为{50,49,1,0}之情况,落选者得零票,最后一名以得一张票当选。此种情形在委员会选举有可能,但在大规模的选举出现机率极低。


经验门槛:候选人当选最低可能得票。依谢相庆归纳得出之计算公式为:当M≧3,趋近于V/,当M=2,趋近于V/。[11]

兹以2010年5都议员选举结果为例验证如表7:

M≧3有49个选区,除高雄市第11选区妇女保障当选外,有29个选区候选人最低当选得票率,介于1/
→1/←1/


M=2,有7个选区,候选人最低当选得票率,介于1/→1/←1/。


综上所述,SNTV选制,小党在选区之得票,无须跨越排除门槛,只要达到经验门槛,即可当选一席。因此,Lijphart认为,SNTV有利小党。[12]


政党的提名与配票策略


SNTV选制,小党的提名策略,是在每一个选区只能一人参选,该候选人得票排序在应选名额内者当选。


大党在相同的得票水準下,为达成当选席次数极大化的目标,关键在于提名额度要适量,其次是该党的票源在所提候选人间要平均分配。

1.政党的提名策略:SNTV选制,在竞选活动上可能会造成候选人与其所属政党之间的目标呈矛盾对立状态。亦即候选人为求当选,希得票数极大化,以求相对当选机会极大化;而政党的目标,则希冀当选席次数极大化。如何缓和或化解此种紧张状态,关键在于该党的提名策略,应依实力原则,适量提名。政党最适提名额度:依笔者研究所得之计算公式为:[13]


Vi÷[)=Vi×



以所得商数之整数+1,为该党最适提名额度。


举例:台北市第1选区应选12人,国民党得票率26.97%, 0.2697×=3.5,最适提名额度为4人,提4人当选3人;民进党得票率39.8%, 0.398×=5.2,最适提名额度为6人,提7人当选5人.


2.平均配票:

SNTV选制,在有竞争的选区,若政党提名二位以上候选人,将会导致同党候选人之间相互竞争,同室操戈。而且因选民只能投一位候选人,支持该党的选民必须就该党所提数位候选人中作相对偏好投票;避免少数人得票偏高,成为「超级吸票机」,致影响他人当选,而浪费选票。因此,政党在提名额度适量的条件下,为求在所提候选人间平均分配该党的票源,可建议其支持者依某种配票方式投票给候选人。配票方式有:1.依地区配票:划分责任票源区;2.依功能配票:如眷村或派系支持对象。3.依选民某一特徵配票:如:男女、出生月份等。[14]


有关2010年5都议员选举各选举区国民党、民进党提名策略是否正确,兹以选举结果验证如表7:

表7:2010年5都议员选举各选举区两党提名人数与当选席次计算表

直辖市别

选举区别

应选

名额

提名

人数

得票率

朱普

商数

提名过度

当选

席次

有效票数÷最后当选者

国民党

民进党

倍 数

型态

12

4

7

26.97%

39.8%

3.5

5.2

v

3

5

22.3

2M-2→2M-1

9

5

4

47.2%

34.3%

4.7

3.4

4

4

14.7

2M-4→2M-3

10

6

5

48.8%

36.8%

5.4

4.0

6

3

16.3

2M-4→2M-3

8

4

5

44.2%

47%

4

4.2

4

3

16.2

2M→2M+1

8

4

4

45.6%

36.5%

4.1

3.3

4

4

12.8

2M-4→2M-3

13

8

5

58%

28%

8.1

3.9

v

8

4

19.4

2M-7→2M-6→2M-1

1

1

0

53.2%

1

0

1

1

0

58.0%

1

0

新北市

3

2

1

42.9%

25.9%

1.7

1.0

1

1

4.6

2M-2→2M-1

10

7

5

43.7%

35.4%

4.8

3.9

v

5

5

16.8

2M-4→2M-3

9

5

6

31.8%

43%

3.2

4.3

v

v

3

5

16.8

2M-2→2M-1

9

5

5

37.1%

35.6%

3.7

3.6

v

v

4

4

17.8

2M-1→2M

7

5

2

41.4%

21.7%

3.3

1.7

v

3

2

13.1

2M-1→2M

4

3

2

51.4%

28.7%

2.6

1.4

3

1

6.3

2M-2→2M-1

10

6

6

35.9%

45.6%

3.9

5.0

v

4

5

20.5

2M→2M+1

5

4

2

48.9%

28.8%

2.9

1.7

v

3

1

8.1

2M-2→2M-1

1

0

1

45.1%

0

1

10

4

4

2

48.3%

28.2%

2.4

1.4

v

2

2

7.6

2M-1→2M

11

3

2

1

28.7%

16.1%

1.1

0.5

1

1

6.6

2M→2M+1

12

1

1

37.7%

1

台中市

31.4%

15.6%

1.2

0.6

v

1

1

6.6

2M→2M+1

22.3%

21.9%

1.3

1.3

1

1

8.7

2M-2→2M-1

34.1%

22.9%

2.0

1.4

3

1

10.0

2M-1→2M

36.9%

35.1%

2.2

2.1

v

1

2

9.4

2M-1→2M

39.6%

33.6%

2.8

2.3

v

3

2

10.5

2M-2→2M-1

42%

40.3%

2.5

2.4

3

2

9.1

2M-2→2M-1

45.8%

33.7%

2.3

1.7

2

2

6.5

2M-2→2M-1

44.9%

37.3%

3.1

2.6

3

3

9.8

2M-3→2M-2→2M-1

42.1%

35.5%

1.7

1.4

2

1

5.4

2M-1→2M

10

42.9%

44.0%

1.7

1.8

2

1

5.5

2M-1→2M

11

40.5%

32.9%

2.0

2.1

2

2

7.9

2M-1→2M

12

41.2%

33.2%

2.1

1.7

1

2

6.6

2M-2→2M-1

13

23.9%

35.5%

1.7

2.5

v

0

3

15.1

2M+3→2M+4

14

48.5%

28.1%

1.4

0.8

1

1

3.6

2M-1→2M

15

1

0

16

1

0

台南市

383%

35.2%

1.2

1.1

1

1

3.5

2M-1→2M

29.3%

30.5%

1.4

1.5

v

0

2

7.6

2M-1→2M

32.0%

35.6%

0

1

3.1

2M-1→2M

27.7%

32.9%

1.4

1.6

v

0

2

6.5

2M-2→2M-1

63.6%

36.4%

1.4

2.5

v

0

3

5.1

2M-1→2M

32.5%

38.6%

1

1

3.1

2M-1→2M

26.3%

32.5%

0

1

3.7

2M-1→2M

38.8%

0

1

32.2%

27.8%

2.6

2.2

v

2

3

16.7

2M+3→2M+2

10

21.8%

46.8%

1.3

2.8

v

2

2

9.6

2M-1→2M

11

32%

34.7%

1.6

1.7

v

1

2

8.2

2M→2M+1

12

42.2%

1.3

0

1

3.9

2M-1→2M

13

43.9%

56.1%

1.3

1.7

3.8

2M-1→2M

14

36.7%

37.8%

2.6

2.6

v

2

3

10.7

2M-2→2M-1

15

35.3%

32.4%

1.7

1.6

2

2

7.3

2M-1→2M

16

8.8%

28.7%

0.5

1.7

0

1

9.5

2M-1→2M

17

1

0

18

0

0

高雄市

29.3%

30.1%

1.2

1.2

1

1

6.1

2M→2M+1

39.6%

41.4%

1.9

2.1

v

2

2

7.6

2M-1→2M

54.1%

30.5%

3.2

1.8

v

3

2

9.9

2M-1→2M

50.5%

29.%

4.5

2.6

5

2

11.4

2M-5→2M-4→2M-2

33.0%

47%

1.6

2.3

v

1

3

7.7

2M-1→2M

32.7%

42%

1.6

2.1

2

2

6.8

2M-2→2M-1

44.8%

39.4%

4.0

3.5

v

3

4

12.2

2M-4→2M-3

37.6%

44.6%

2.6

3.1

2

3

9.2

2M-3→2M-2

28.7%

37.1%

2.6

3.3

v

3

3

18.0

2M+2→2M+3

10

33.5%

32.0%

3.0

2.9

3

3

13.5

2M-3→2M-2

11

35.7%

37.3%

1.8

1.9

v

2

2

妇女保障

12

28.5%

47.2%

0

1

13

1

0

14

0

0

15

1

0


SNTV与比例代表制之关係


在比例代表制下,每个选区政党得几个朱普商数,就可得几席,如有剩余席次,再依余数大小依序分配,最多可再得1席。亦即政党的当选席次数应在:朱普商数之整数或整数+1。但在SNTV选制下,某党可能因过度提名或配票不均,而比朱普商数少1席;也有可能因对手政党过度提名或配票不均,而比朱普商数多2席。


从表7统计2010年5都市议员选举结果,应选2人以上的56个选区,有51个选区两党当选席次数在:朱普商数之整数或整数+1。5个选区例外,国民党或民进党当选席次数为朱普商数之整数-1,或朱普商数之整数+2。


例外情况:

1.民进党在新北市第2选区,当选席次比朱普商数多2席,主要原因是国民党在该选区超额提名。


2.国民党在台中市第4选区、第12选区、第13选区、高雄市第7选区等4个选区,当选席次比朱普商数少1席,主要原因是过度提名。


朱普商数是「单记可移让式投票法」分配一席的基準,STV是比例代表制的一种。因此,SNTV非比例代表制。Lijphart指出,SNTV有利于少数代表,结果也有相当程度的比例性,故称之「半比例制」。[15]


两党提名策略验证


2010年5都市议员选举,国民党、民进党在初选前皆有事先公布各选区提名额度,并据以提名。兹以选举结果检视两党提名额度如表7。


1.以台北市为例:

提名额度:台北市6个区域议员选区,国民党皆适度提名,民进党在第1与第6选区2个选区过度提名;


配票:国民党在全市6个选区皆採双轨配票制,党员依责任里配票,再针对非党员以身分证最末码与出生月份平均配票的模式。民进党只在第6选区以身分证尾数平均配票,


结果:国民党在第1与第2选区,因配票不均,各落选1人,提名33人,当选31人;民进党在第1选区过度提名落选2人,第3与第4选区未执行平均配票各落选2人,第6选区虽执行平均配票但过度提名落选1人,合计提名30人,当选23人。


以上分析显示,台北市议员选举,国民党的提名策略优于民进党。再从得票率与当选率观察,国民党得票率44.93%,当选率50%;民进党得票率36.39%,当选率37.1%;议席红利,国民党5.07%>民进党0.71%,亦可证实国民党的提名策略优于民进党。


2.整体观察:

表7显示,2010年5都议员选举结果,应选2人以上的56个选区,国民党在23个选区过度提名,民进党在5个选区过度提名。此一数据显示,从整体观察,此次5都议员选举,民进党的提名策略优于国民党。再从得票率与当选席次观察,国民党总得票率38.63%>民进党35.34%,但当选同为130席,即可证实。


表8显示,5都议员,应选314人,国民党提名207人,当选130人;民进党提名162人,当选130人。两党当选260人,占总应选名额314人,82.8%。5都议员选举,已朝向两党竞争。台联党主席黄昆辉认为,两大党夹杀下,小党要生存很困难,这是台湾的选制所造成的;未来应该修改选制,鼓励小党发展。[16]

其实,SNTV选制,仍较有利于小党。此次议员选举,新党、亲民党、台联党与无党籍候选人当选54人,占总应选名额314人,17.2%。因此,SNTV选制仍留给小党与无党籍候选人生存的空间。


SNTV选制,小党在每一选区当选一席的经验门槛趋近于1/,所以选区应选名额愈多,愈有利于小党当选。因此,未来5都议员选区划分变更,建议应朝向「减少选区数,增加每一选区应选名额」作规划,以提高小党的当选机会。


表8:2010年直辖市议员选举政党推荐候选人数与当选席次统计表

应选

名额

国民党

民进党

新党

亲民党

台湾团结联盟

无党籍及

其它政党※

候选人数

当选席次

候选人数

当选席次

候选人数

当选席次

候选人数

当选席次

候选人数

当选席次

候选人数

当选

席次

台北市

62

33

31

30

23

5

3

7

2

4

1

25

2

新北市

66

44

30

33

28

2

0

6

0

4

0

53

8

台中市

63

47

27

31

24

0

0

1

1

2

1

56

10

台南市

57

36

13

35

27

1

0

1

0

1

0

57

17

高雄市

66

47

29

33

28

1

0

2

1

4

0

47

8

合计

314

207

130

162

130

9

3

17

4

15

2

238

45


※ 其它政党之候选人数为绿党5人、制宪联盟1人、台湾民意党1人,当选席次皆为0.


资料来源:中央选举委员会网站选举资料库 投票日期:99 年11月27日


从表8选举结果看,5都议会只有台北市议会国民党得过半数议席,其他市议会两党皆未过半,有关议案的审议须争取无党籍议员合作,始能通过。


伍、合併选举对投票率的影响


选民投票率係指在一次选举中,合格选民投票的百分比。其定义为,投票数对选举人数百分比。投票数包含有效票数与无效票数。选举结果依候选人得票高低决定当选与否。投票率提高或降低,可能改变选举结果。


台湾地区自1994年开放直辖市长民选以来,台北市、高雄市市长与议员选举皆同日办理,其中第2届直辖市长、市议员与第4届立法委员合併办理选举。县市长、县议员与乡镇市长于2005年12月3日与2009年12月5日合併办理选举。


2010年11月27日5个直辖市三合一选举,首度将里长与市长、市议员合併办理选举,数种选举同时办理投票,该数种选票选民都会领取。笔者曾推论:三合一选举,里长选举投票率将拉高到市长或市议员的水準。


表9显示,5都所包涵之各直辖市上次选举投票率,直辖市长在58.96%~67.93%之间,直辖市议员在59.02%~68.04%之间,村里长在30.47%~58.33%之间。2010年5都三合一选举结果,市长、议员与里长的投票率皆超过7成,大幅提升。里长投票率与预期相符,提高至市长与议员水準。


此外,另一特殊现象是,合併改制的直辖市,被合併的县其投票率皆较市为高,如台中县75.49%>台中市69.63%,台南县72.36%>台南市69.04%,高雄县74.52%>高雄市70.86%。


2010年三合一选举,投票率较上次直辖市、县市长选举提高,显示:5都升格,县市合併,幅员扩大,直辖市掌握更多行政资源,市长职位更显重要,竞争激烈。选前之夜连胜文遭枪击案,有发挥部分催票作用。部分在大陆的台商有返乡投票。


至于里长投票率方面,不同时选举之村里长投票率与县市长、县市议员有明显的差异。2005~2006年里长选举,台北市、台中市、台南市、高雄市单独办理,投票率偏低,在30.47%~38.26%之间;台北县、台中县、台南县与高雄县村里长与乡镇市民代表选举合併办理,投票率较高,在44.57%~~58.33%之间。此次三合一选举,里长投票率较上次选举大幅提高,台北市增加39.65%,新北市增加26.88%,几乎是倍增。


表9:最近两次选举投票率比较表

县市别

上次选举投票率

2010年5都三合一选举投票率

县市长

议员

村里长

市长

议员

里长

台北市

64.52%

64.60%

31.07%

70.65%

70.65%

70.72%

新北市

66.35%

66.39%

44.57%

71.25%

71.29%

71.45%

台中市

62.27%

62.31%

30.47%

73.15%

73.21%

73.31%

台中县

65.78%

65.82%

52.32%

台南市

58.96%

59.02%

34.60%

71.01%

71.09%

71.17%

台南县

65.18%

6521%

58.33%

高雄市

67.93%

68.01%

38.26%

72.52%

72.60%

72.72%

高雄县

65.47%

65.6%

55.46%


三合一选举投票率,表9显示5个直辖市,里长投票率>议员>市长,虽以里长最高,但自表10选举人数比较,市长选举人数>议员>里长,此乃因选罢法对选举人资格有在选举区居住期间的限制,故里长投票率较高应无特殊意义。


表10投票人数比较,亦显示市长投票人数>议员>里长。若从无效票数观察,里长无效票数>议员>市长,可能因选民不认识里长候选人,抑或相当多的里长选区仅一人参选,没有竞争,无从选择,显示政党仍有争取的空间。


表10:2010年三合一选举投票状况一览表

直辖市长

市议员

里长

选举人数

投票人数

无效票数

选举人数

投票人数

无效票数

选举人数

投票人数

无效票数

台北市

2,045,925

1,445,370

11,634

2,039,527

1,441,006

22,671

2,020,906

1,429,088

96,189

新北市

3,006,877

2,142,410

21,974

2,999,163

2,138,091

45,654

2,971,031

2,122,615

146,805

台中市

1,977,368

1,446,519

17,877

1,970,019

1,442,23

30,667

1,953,115

1,431,749

77,770

台南市

1,467,256

1,026,093

15,848

1,462,844

1,039,888

18,165

1,453,373

1,034,343

56,198

高雄市

2,166,119

1,570,895

15,685

2,158,007

1,566,701

28,812

2,140,450

1,556,573

90,086


根据上述三合一选举投票率分析,笔者推论2012年总统与立委合併选举,立委投票率将提高到总统选举的水準;2014年地方公职人员「七合一」选举,各项选举之投票率将提高到直辖市、县市长水準。


陆、结语


2010年5都公职人员选举,係台湾地区部分县市由县改制或县市合併改制升格为直辖市后,第一次办理的选举;也是首度合併办理市长、议员与里长三项公职人员选举。


兹彙整本文之研究分析结论如下:


一、此次台湾地区部分县市由县改制或县市合併改制升格为直辖市,仅是直辖市层级行政区划的调整,而非国土整体规划。


二、改制后相关配套改革措施,如县市合併、议员名额减少、乡镇市长与乡镇市民代表不再办理选举等,所造成的反弹情绪,可能对执政的国民党之直辖市长选情产生不利影响。从选举结果观之,或可印证。


三、第1届直辖市议员选举区之划分,以改制前之直辖市、县市区域议员选举区为选举区,具有过渡性质。部分直辖市之议员选区数较多,每一选区应选名额较少,不利小党当选。未来5都议员选区划分变更,似应朝向「减少选区数,增加每一选区应选名额」作规划,并建议中央选举委员会应订颁「直辖市县市议会议员选举选举区划分準则」,以为依据。


四、2010 年三合一选举,政党以市长胜选为关键;主要竞选态势,市长选举为国民党与民进党两党对决;市议员选举已导向以国民党与民进党两党竞争为主,外加无党籍与小党竞逐;里长选举以无党籍候选人相互竞争为主,国民党与民进党候选人竞争为辅,并未导向政党竞争。


五、议员选举属多名额选区,採SNTV选制,政党应依实力原则,适量提名,平均配票,以求当选席次数极大化。此次5都议员选举,从整体观察,民进党的提名策略优于国民党;但从台北市观察,国民党的提名策略优于民进党。


六、此次三合一选举,市长、议员与里长的投票率皆超过70%,大幅提升。里长投票率与预期相符,提高至市长与议员水準。依此分析,应可推论2012年总统与立委合併选举,立委投票率将提高到总统选举的水準;2014年地方公职人员「七合一」选举,各项选举之投票率将提高到直辖市、县市长水準。

参考书目


中央选举委员会编,〈新北市、台中市、台南市、高雄市第1届直辖市议员选举区划分暨台北市第11届原住民议员选举区变更公听会会议资料〉,民国99年3月26日。


行政院,〈地方制度法部份条文修正草案总说明〉,民国98年9月18日函立法院审议。


谢相庆,2000,〈我国立法委员选举制度及其对选举结果的影响〉,林继文主编,《政治制度》,中央研究院中山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所印行,PP.317~360。

谢相庆,2001,〈选举配票策略面面观〉,《中央月刊》第34卷第12期,民国90年12月。PP.29~31。

谢相庆,2007,〈国会议员名额比例分配之计算方法—美国众议员与我国立法委员之比较〉,《选举评论》,第三期,PP.1~22。

谢相庆,2008,〈我国公职人员选举投票率及其对选举结果之影响〉,于2008年台湾政治学会年会暨《全球竞争.民主巩固.治理再造》学术研讨会发表,2008年11月22日。

谢相庆,2010,〈地方公职人员选举合併办理之影响分析—以我国2009年县市长、县市议员与乡镇市长选举为例〉,于2010年中国政治学会年会暨《能知的公民?民主的理想与实际》学术研讨会发表,2010年.11月6日。

Lijphart, Arend. 1984. “Trying to Have the Best of Both World: Semi-Proportional and Mixed Systems”in Arend Lijphart & Bernard Grofman, eds. Choosing an Electoral System: Issues and Alternatives, New York: Praeger. Pp.207~213.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Coattail effect”.

[1]北北基103年合併升格是周锡玮竞选县长、马英九竞选总统时的共同政见。

[2]联合报97.12.27头版

[3]「叶尔钦效应」係指,中央与地方政府因行政区划、权力基础或资源多寡,发生领导权限重叠,府际关係因之常起争议冲突,甚至地方首长的声望、民意基础有直逼或凌驾中央的趋势。

[4]维基百科《2010年中华民国县市改制直辖市》

[5]都会区、非都会区之分类,係依据行政院主计处82年7月颁订「中华民国统计地区标準分类」报告。

四大都会区:

地区别

範围

台北基隆大都会区

台北市、板桥市、三重市、中和市、永和市、新庄市、新店市、树林市、三峡镇、淡水镇、汐止市、土城市、芦洲市、五股乡、泰山乡、林口乡、深坑乡、石碇乡、三芝乡、石门乡、八里乡、平溪乡、双溪乡、贡寮乡、金山乡、乌来乡、基隆市、瑞芳镇、万里乡。

桃园中坜大都会区

中坜市、杨梅镇、龙潭乡、平镇市、新屋乡、观音乡、桃园市、莺歌镇、大溪镇、芦竹乡、龟山乡、八德市

台中彰化大都会区

台中市、潭子乡、大雅乡、乌日乡、大肚乡、龙井乡、雾峰乡、太平乡、大里市、彰化市、和美镇、花坛乡。

高雄台南大都会区

高雄大都会区: 高雄市、凤山市、林园乡、大寮乡、大树乡、大社乡、仁武乡、鸟松乡、冈山镇、桥头乡、燕巢乡、弥陀乡、梓官乡、旗山镇、美浓镇、杉林乡、屏东市、麟洛乡。

台南大都会区: 台南市、七股乡、安定乡、仁德乡、归仁乡、关庙乡、永康市、湖内乡 、茄萣乡。

次都会区

新竹次都会: 新竹市、竹北市、竹东镇、新埔镇、穹林乡、横山乡、北埔乡、宝山乡。

嘉义次都会: 嘉义市、水上乡、中埔乡。

台湾地区扣除都会区就是非都会区。

此一标準分类,迄未修改,因合併升格,行政区域调整为5个直辖市,故于99年 12月25日废止。

[6] 详见〈地方制度法部份条文修正草案总说明〉,民国98年9月18日函立法院审议。

[7]请参考台湾省选举委员会订颁之「台湾省县市议会议员选举选举区划分準则」。

[8]请参考谢相庆,2007,〈国会议员名额比例分配之计算方法—美国众议员与我国立法委员之比较〉,《选举评论》,第三期,PP.1~22。

[9]详见中央选举委员会编,新北市、台中市、台南市、高雄市第1届直辖市议员选举区划分暨台北市第11届原住民议员选举区变更公听会会议资料,民国99年3月26日。

[10]所谓「衣裾效应」,指一次选举某位孚众望的政党领袖可为同党其他候选人吸收选票的趋势。在美国,胜选的总统候选人常为该党赢得较多国会席次,亦即挟总统候选人的声望可发挥对同党国会议员选情产生提携的效果。同理,州长选举一位孚众望的州长候选人,亦可拉抬同党州议员的选票。俗称「「母鸡带小鸡」。”coattail effect,”From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11]请参阅谢相庆,〈我国立法委员选举制度及其对选举结果的影响〉,林继文主编,《政治制度》,中央研究院中山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所印行。

[12]Lijphart, Arend. 1984. “Trying to Have the Best of Both World: Semi-Proportional and Mixed

Systems”in Arend Lijphart & Bernard Grofman, eds. Choosing an Electoral System: Issues and

Alternatives, New York: Praeger. Pp.207~213.

[13] 同注10, 第337~338页。

[14]请参阅谢相庆,〈SNTV选举配票策略面面观〉,《中央月刊》第34卷第12期,民国90年12月,第29~31页。

[15] Lijphart, Arend. 1984. “Trying to Have the Best of Both World: Semi-Proportional and Mixed

Systems”in Arend Lijphart & Bernard Grofman, eds. Choosing an Electoral System: Issues and

Alternatives, New York: Praeger. Pp.207~213.

[16] 自由时报,2010年11月28日A1,焦点新闻

相关文章

文章热点

最新信息

随机文章

申博太阳城_申博sunbet网址|提供最新消息|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新加坡金沙bbin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吉祥体育坊app